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散文(原创)难以忘怀  

2014-05-08 15:4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是六十年代末,也就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这时我所就读的高中已停课了。在这期间由于我的家庭生活很倥偬,因此我也就辍学了。然后,我去了一家我县的建筑工程队,作了一名学徒工,学起了瓦工。从此走向了工作岗位。

在我的记忆中,当时去学徒时,需要买一个大铲,一个刨锛儿,一大一小的两个抹子。这几样工具也不到十元钱。因为当时家里已是八口之家,只有父亲一人上班,工资才四十多元钱。可是要为我拿出四分之一的钱来,根本不可能。于是我只能花了两元钱买了把大铲。之后在工地的几位叔叔,大爷们的怜悯和帮助下,我就跪地给一个马姓的瓦工师傅磕了个响头,然后,我起身恭敬亲切地叫了一声“师傅”!当时我师傅也很高兴地“哎!”地答应了一声,就算的认了一个瓦工师傅。

从此,我每天迎着若隐若现的晨曦,踏着已西下的晚霞,风里来,雨里去。每天穿着父亲给我的旧工作服,脚上穿着一元钱一双的黄胶鞋;带着一顶五角钱的一顶黄色的夹帽子,身体很羸弱地在工地上,与他们一块砖一块砖地码起了墙,仿佛也码来了我的幸福和收获。码来了我美好生活的憧憬。提及起先那会儿,因为手不会拿砖(拿砖砌墙是有技巧的才不磨手),把手指肚磨得血乎啦的直冒血!结果拿一块砖,就把砖上粘上了一滴血,拿一块砖又粘上一滴血。后来我实在抗不住了,我就把左手那几个手指肚,缠上了白胶布。然而,随着我一天天砌砖速度的提高,用不了几天又把手指肚磨漏了。这时,我就在工地上捡来别人扔的旧手套戴上来砌砖,可是用不了几天又磨出了窟窿。 

最后还是在一些师傅们的精心指导下,我终于学会了拿砖。虽然把手磨出了很多的一层一层的老膙子,可总算手指肚不冒血了……记得手指肚缠胶布时,把我的手指盖都给缠变形了。到现在我还有一个食指盖儿都是弯的。这不说,让我最难忘的就是抹生白灰的天棚(生白灰可把鸡蛋煮熟)。因为天棚是用秫秸杆儿做的特别滑,当你向前抹的时候,在你头顶上抹好了的天棚,在不经意间,就掉到你的脸上了,哎呀,当时把我这眼皮和脸上都给烧坏了,那个疼呀!可是尽管如此,我只是上了点消毒水,不过脸上像个大花脸似的,可随后又去继续干活了。为了生活,我一天都没有耽误。

因为我平时老是恨家不起呀!心里总寻思,把瓦工手艺学好了,好为改变家庭生活状况,为亲朋好友做点贡献,或去多挣点儿钱。记得在我学徒期间一天的工资才挣1.38元。我一看这一点儿钱,我们家有五六个孩子都在上中小学,每月我和父亲工资加一起才80元钱左右,根本是捉襟见肘。于是我就起早贪黑去加班加点,晚上一干就是十多点钟才回家。说来就这样干,一个月才能挣8、9拾元。每每我把这百八拾元钱,交到母新的手上时,可把母亲感激的不得了。当母亲手里拿着我用血汗换的钱,慈善的母亲立时就潸然泪下了,而后用手摩挲着我的头说:“孩子,你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呀,太叫你受苦了,你看人家十七八岁的孩子不还正在上学呢!哪像你每天累得象个小老头似的!” 妈说到这儿,已是吹嘘不已啦!哽咽得再也说不下去了!”是啊,当时那几年,闹灾荒年,才刚刚过去几年啊!再说家里人口多,每天吃穿用什么的,真是收不抵支呀!说实在话,我每月去理发时,母亲就给我三角钱,因为不刮脸,只需两角五分钱,可剩下那五分钱,我就如数地又给了母亲,可谓通常为家里生活早日好转,我一贯地这样的忠诚,从不错花一分钱啊!……

在我学徒刚满一年多的时候,我经过严格的技术考试,我一下子就考了个三级瓦工,工资每天长到了1.98元。当时我真是喜不自胜的心里在想:我一定要奋起急追,争取不断地提高技术的级别多挣点钱,尽快去改变家庭窭困的经济环境。说实在话,我这个人,从小到大,不管干什么老是想超过别人,从不甘落后,不管做啥,认可身受苦,也不让脸受热。可谓我的上进心是极强的,不管做啥恨不得一夜之间能拿到第一名。因此,在后来通过我的技术不断地提高。就被瓦工队长和技术员和施工员们,看在了眼里。所以每每在砌“墙角”,(要求技术性相当高)粘瓷砖,抹花边灰线。还有砌筑那几十米高的大烟囱,或者砌筑一些拱形的建筑物,以及还有一些技术含量较高的瓦工活,他们都让我去干。其实也是不断地培养我去发挥我的聪明才智,作一名优秀的瓦工。

 所以在我干到五六年的光景时,我的瓦工技术已经达到了五六级(当时不管哪个行业,最高级别是八级)的瓦工的水准了。因为古话说得好: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的确,当时在我印象中,有好几个老瓦匠,已干了好多年了,可平时让他们去干一此较细的瓦工活时,他们就是干不好。怎么干,也老是粗制滥造的;没有个好样子。后来大抵由于我的瓦工技术不断提高,也受到很多老瓦工师傅们的好评,同时也有了些许的名望。从此以后,有求我霍我的帮忙的人,就越来越多。所以隔三差五不是他来找我粘瓷砖,就是他来找我抹腰线,抹窗膀,砌烟囱等等。

这时,我的亲属朋友们也都不时地找上门来。因此,我就在为他们盖房子时,搞搞设计、或者出出谋、划划策、画画图纸,放放线儿。或者带领他们亲自去干。就这样每天里,我干着干着,我就思来想去的边干边在寻思,这瓦工活也太累了,太遭罪了。怎么也赶不上木工活好。你看人家木工在一个固定的车间里,而且也比较干净。再说工作强度也不太大(木工大多有机械化,瓦工没有机械化)。再说在当时那个年代,非常讲究家具的时期,木工是抢手货,真是最吃香的。当时的木工工作,在社会上,也是很受广大人们羡慕的职业。(找对象都是姑娘们的抢手货)因此对此情形,我就开始暗下决心了。那么每天,白天上班干瓦工活,下班挑灯研究干木工活。实际上,每每在工地上,只要稍有休息一会儿,我就往木工车间跑。之后我就与那里的,老木工师傅拉关系套近乎,低三下四,连问带看,因为好学不耻下问吗!另外有时间,我也帮助他们干一些业余的木工活,来尽快提高掌握自己的木工技术。就这样我连偷艺在学艺,再加之亲自操刀,做了很长的一段儿时间木工活,所以我一般的家具什么的,咋样画线,咋样拼缝,凿铆等等要领,我都会很好地去操做了……

 后来在一段时间里,为了检验自己的木工水平,这时,正赶上我姐姐要出嫁,却找个姐夫是个当兵的,家里在农村又拮据,也买不起家具。正在犯愁呢!当我获悉后,于是我就和姐夫说:“哎姐夫,你想办法和亲戚朋友凑点木料啥的,我给你做一些家具怎么样?”这时姐夫他就很狐疑地说:“什么你给我做家具?你会吗?那好,你要能给我做好了家具,我好好请你吃顿大盘(当时七十年代初期,能吃一顿饭店,那可是非常奢侈的事了)。后来当姐夫把木料都弄来了,我就开始点个大灯泡,用我自制的一部份工具,以及借来的一些工具啥的,每天晚上在我家的仓房里,就丁丁咣咣,哧啦,哧啦地,连拉,带凿,带刨。就开始动用上了锛凿斧锯了。其间,有的木板,还要用水胶拼粘在一起,用它来作柜面。这是木工活较难的活。(在当时那个年代,结婚能做一对儿柜子啥的,就相当不错了。)对此我给姐夫做家具那段时间里,一干就是半宿半宿的,因为学艺心切,加之年轻,所以也不感觉累。对此,通过我的细心钻研和多次的实践。我给姐夫做了一对儿柜,一个碗橱,一对儿椅子,一个立柜,一对儿马杌子(四腿八叉的板凳)。一个锅盖等等家具。透过这一情形,我看到自己做的各种“作品”,真是有一种成就感和惬意感。在后来当姐姐家盖房子时,我的木工、瓦工、手艺又都派上了用场。再后来我还卖了一套家具。同是我还为舍去孩子没人看管的难处,连续多天晚上,挑灯为邻居的朋友,做了结婚用的全套家具。当时很受他继母的感动。到现在也念念不忘……

因此在这个时期,我感觉我的瓦工技术,在几十名,一同学徒的人群里,我的瓦工技术是得到了人人的高度认可的。所以从此以后,我就每天上班干瓦工活,下班干木工活,已连续两年多了。因此在我的脑海里,早就产生了要改行的念头。于是我就想办法拉关系走后门儿,请土建队和木工队领导吃顿,而后找一个静谧的夜晚,我就悄悄地,到那个领导家;那平房的窗户底下,猫着腰往里看了又看,听了又听,最后一看他家确实没有外人,于是我就小心冀冀地,给那个领导递上去了“四合礼儿”(当时就算不错的礼物了)并说明了我要到木工队工作的一些恳求人家的很多的话。说实在话,我当时已是个成手的瓦工了,要想改行是相当难的,再说我在瓦工队里也算是硬手了,他们也不愿放我不说,而且他们也特别的嫉妒我,更是眼气我。不过在后来通过我千方百计的努力运作,加之我已达到了成手木工技术的水平了,此事还真就如愿以偿了,当时别提心里那个高兴劲儿 ……

就在我到木工队上班的头一天,有一个姓邹的木工队长就很怀疑地说:“你是骡子是马,得拿出来溜一溜才行啊?”我当时很自信地说:“那你就考考我吧,没问题。”结果当时索性给我好一顿考试:依稀记得,首先让我做一个较难的,双起线,双起鼓的房门。又让我做了一个弧形的楦胎模板(木工活都得用加减乘除,或者很复杂的公式来计算的)。当时还考了好几样的物件制作呢,对此我都一一地很标准地做了出来。当时让一些领导和一些木工师傅们,看到这情形,都居然地又很佩服地说:“你是什么时候学的木工手艺?你真是聪明呀?!当时我用手挠挠头,眼睛直视着他们,白愣了两下,也很不谦虚地说:“我都做了好几套家具啥的了,再说这建筑上的木工活,哪有做各种家具难呀!(通常木工分项目来说,做家具行业叫“里作”,建筑木工行业叫“外作”。)

结果我从瓦工队一改行不打紧,我会的这两个行业,差不多每天都有找我帮忙的,也有霍我的。而且不是今天给他家粘瓷砖,就是给他家做房架子和做门窗。一天也没有个拾闲的时候。除此,我还和我们木工车间里的一个白铁工师傅,学会了砸油桶,水筲,水壶,洗衣盆等。是啊,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就看你专不专吗!可虽说我学会了好几个行业,说来也算艺多不压人,对人对已也很方便。然而,巧人是拙人的奴才。多会一行,你就多挨累一行。这是人们心知肚明的……

那么为了人人都向高处走,也为了尽快改善原来我的工作环境,在我调进公安系统后,在80年初转为了武警边防现役军人。后来又被调到了武警边防检查站。这期间我又发挥了我的特长,为武警连队做了三十多个床头柜,标语牌,黑版,和一些洗脸架什么的。再说平时一些零碎的木工活,瓦工活,我都经常去做。可就在我各方面工作干得很出色的时候。上级下令,又把我调到一个武警边防派出所做内勤工作。到了那个派出所我一看,这里的房屋业已年久失修了。于是我在不影响群众来办户口;或者来办各项事物的情况下。所里的烟囱坏了我去修烟囱。墙皮掉了我去抹墙皮。地面坏了我去抹地面。同时所里的木工活,我更是责无旁贷,比方做牌扁了,群众服务台了,门窗需要维修了等等,一句话所里不管有什么活我全包了。可谓我把所里真是当成了自己的家了!所以平时只要我在所里,晚上从不用别人来值班,都是我来代替。虽然离家才10公里左右,可我一个礼拜也不回家一趟。每天都把所里的: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可谓我真正以所为家了。

事实上,我不只是一个站一个所是这样干的。其实我在武警部队期间,总共走了三个武警边防派出所,两个武警边防检查站,可以说,我走到哪个所、站,我都是这样干的。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需要,总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准,赶不上时代的脉搏了。于是我又去重补考了高中,而后又进修了两年的中专,三年的大专、又读了十门儿电大中文系的课程。着实学到了颇多的知识。所以在公安工作期间,他们都管我叫“活字典”。其实,不瞒你说,我还会拉二胡独奏曲,尚会吹笛子独奏曲,拉板胡、京胡呢。以及还会一些打击乐呢!再说我在朝鲜地区工商所工作期间,由于我的记忆好,我还会了很多的“朝鲜”很多标准的对话的语言呢。当时有的人认为我是朝鲜人呢。(我不管是在武警。后来在工商,在搞文艺演出,我都在乐队伴奏很多次。)是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读书用时方恨少,学然后知不足。所以说,鸟欲高飞先展翅,人求上进多读书。不怕读得少,就怕记不牢。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因为还有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吗!因此,提及我的特长,我在武警和其它走过的哪个单位,不管干啥,我都没少去发挥我的特长……

接下来我再说说在武警边防派出所期间吧,按说,不管什么部队,皆必须保持旺盛的年轻化和极强的战斗力。所以,随着时代的要求,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于是我就用毛笔写了几次申请书,强烈地要求转业到地方工作,(当时我才35岁。)在经过领导一段时间的研究后,终于批准了我的申请。而后我被安排到了工商部门工作。到了工商部门工作期间,我当了十年的基层工商所长。可谓我走到哪个所,始终都是先进所,先进个人。这其间,我始终还是发扬了在武警部队期间,那些种种的工作作风。

因此,每当我回首过去,我总感觉到,工作了几十年来,不管走到哪个工作岗位,我都没有愧对党,愧对组织。然而,我最愧对的就是自己的妻儿老小,(因为我走到哪,一个月当中都很少回家)。所以现在每每想来,那一桩桩,一幕幕,一件件;我所亲历过的路程,时不时还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已,让我久久难以忘怀。

 

作者贾文   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