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散文(原创 )大车店  

2014-11-27 16:1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初,在一个县城里,或在远离县城的一个乡镇里,一般只有一个大小不等的旅社。可是在县内所在地的城镇里,为了方便从乡下四面八方的人,到县城来办事儿,特别是一些赶各种车的车老板,他们有的到县里给生产队拉脚,或采购一些生产用品等,一般都要到大车店来住宿。因为大车店的价格,比旅社的价格便宜又方便。再说,它有很多地方停放车辆和畏牲口。

依稀记得,当时我们县城里那一个大车店,它是坐落在县城东侧一个巷道的一旁。大抵有两趟20多米长的砖墙瓦盖儿的房子。这房子盖得都特别的宽敞。所以在里面便搭上了两趟对面大炕。炕上铺上芦苇编织的大炕席。之后,在炕上每一米左右宽,就放上一个行李行李卷儿。因为这个大炕比较长,在一头根本就不能把炕全部烧热。所以每隔一段儿位子,就要在炕墙子下边,留一个烧火用的门灶子口。以此来把火炕全部烧热。不过这个大炕你必须得弄好烧了,否则不好烧冒烟会熏呛死人的。

然而,对此情形,即使你再注意卫生,那么在点火烧炕时,也会时有烟灰等向上飞舞缭绕。因此放在炕上的行李,就得必须卷起来。即便是这样,服务员也要隔三差五地就要拆洗一次。而且当时还没有洗衣机。

再说大车店,一天你来他往的人,有干净一点儿的,也有不太讲究卫生的。提及此情况,我家当时人口多,家里要是远方来了客人住不下,家里一整就让我到大车店花上几块钱住上几宿的。这此期间,我就会看到,那大车店里住宿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你看那些有的车老板,因为当时的冬天都非常的冷,一般晚上的温度都在零下30多度。要是有大风的天气,那大风刮得“嗖嗖”的,“嗷嗷”直叫呀,那风是相当的刮脸,真是让人感到火烧火燎的疼啊!所以当时前来住店的一般都是车老板最多。同时,在穿戴上我还看到了,那些车老板们,有的头上带顶狐狸皮帽子,有的带一顶长毛的狗皮帽子。

可要是条件好的,在上身里穿的小棉袄的外面,还要再穿上一件,小麦穗儿样式的羊皮袄。脚上穿上一双,相当好的,鞋里面带有很厚的羊毛的大头鞋。你等条件差一些的,就会穿一套棉袄棉裤,脚上穿上一双用牛皮制作的皮靰鞡鞋,里面絮上靰鞡草。还要打上腿绑才能穿上这双靰鞡鞋。其实,在当时那个年代的气候里,穿上这样的靰鞡鞋,当车老板拉去东西,不管你走多远,一点儿都不会冻脚。可是条件不好的,脚上只能穿上一双棉胶鞋,或自家做的布鞋。之后鞋里再垫上苞米叶子什么的。脚上用家里穿坏了的破裤子破衣服等,把它扯成一尺左右见方的一块布。而后包在脚上,这叫包脚布子,那也有时把脚冻得像猫咬的似的……

实际上,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我在大车店住过那几次的情形。因为这些车老板,把包脚布子啥的,晚上回来,经常晾在大车店人们经常住不滿的火炕上。哎呀,当时散发那个嗅味儿,真是熏呛得让人难受极了。再说有的车老板,有的要起早喂牲口,准备起早拉东西。有的半夜三更上厕所,弄得我根本睡不着。这不说,还有更让人烦恼的是:在这对面的大炕里,老是有人打呼噜,那生声可大了。一会儿他,呼噜——很长一声!一会儿他,呼噜噜的……打得很短的一声。而且有的边打呼噜边说着呓语:“你不请我喝酒,我才不拉你呢!”在说着等等的梦话。因为一铺炕上有时人多,有时人少,所以这说梦话的人,真是高一声的,低一声的,那是此起彼伏,时断时续,且说什么的都有。而且有的人,连那放屁声,也稀稀拉拉地不断。

其实在当时,凡是来大车店住宿的,大都是乡下的车老板较多。因为那里的大院子,不但可以停放各种车辆,而且还有专门拴马牛的柱子,有喂牲口的草料木槽子。饮牲口用的大水缸水筲等。有时还给备一些草料啥的。那么在我的印象里:当时那些牛马车的样子。有的生产队条件不好的,就用那两个前轱辘小,两个后轱辘大的车,来拉东西,这样的车,在车轱辘在外卷儿,是箍上钢圈的木头制作的车轱辘,由于车身长,一般都要套上三四头牲口。再说这样车,走起路来特别的慢……然而富裕的生产队,一般最讲究的都是双轮的胶皮的轱辘车,这样的车辆,一般只要套上两匹膘肥体壮;颜色不等的大马即可,之后,再给那两匹大马的车套上,拴上几串儿铜铃铛。这时每当这两匹大马不管走在什么样道路上:那“当啷啷,当啷啷”的响声,嚯,可神气了!其实,在当时能给这一套马车当车老板,也是相当受到村里人们的羡慕和嫉妒的。实际上,在当时能赶上这样马车,真是不亚于当时给单位开小车的司机了。因为这样的胶轮车,坐在上面不颠簸,速度又快,当时的一些单位也愿雇用。再说,通常每每到这儿到那儿的,来回给村里的人捎个脚,或者拉点儿什么东西。另外再给生产队里去稿副业和拉脚什么的,久而久之,这个车老板,每次回到村里,不但生产队的领导们能高看一眼,而且不是这家请吃顿饭,就是那儿家请喝顿酒。委实成了当时的香饽饽了。

因此以来,每次从生产队出来到县城拉脚时,要是个人或村里没啥事儿不回去,都要到大车店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这其间,有的车老板从家里带来一些好吃的,有的还要带上一些钱财以便备用。同时还有平时给生产队挣的拉脚钱等,都要放在大车店的某些箱子里,或自己的铺盖里。就这些情形,在当时据我所知,大车店里,从没发生过钱财物品被盗的情况。同时也从未发生争吵打架斗殴的。当时让我知道的还有,那些从东西南北来的车老板,有认识的,也有很多不认识的。他们平时都住在一个大炕上,尽管如此,他们都很亲热的,就象一家一样。

平时不管谁要是从家里带来了一些好吃的,或者带来一俩瓶好洒什么的。这时每当拉脚回来,他们就往块堆儿一凑,把拿来的好吃的,一点儿都不保留的往火炕上一摆,两条腿一盘,摩挲两下,已好长时间没有刮脸的胡子,然后,每个人便倒上了半海碗60度的老白干儿,有的人便开始说了:“来,弟兄们,烟酒不分家吗!今天大伙都累了,让我们喝她一醉方休,好解解乏!”于是他们就“叮咣”地撞着碗,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地比划上了。

结果,有的喝着喝着,就高兴地上了荐啦,然后,就开始猜拳行令地划上拳了。(那些年很讲究划拳的)。如他们是这样喊的:“一点不错!二龙吸珠!三星高照!四喜来财!五谷就丰登呀!六六,就六呀!七个巧呀!八匹马呀!快喝酒呀!全来了哇!!!”你说他们把这十个数全用上了。谈及这些,这是我亲历耳闻目睹的。而且他们在喝酒期间,谁也不耍赖,谁要是输了,不管能不能喝多,就是个往嘴里倒!特别的豪爽。你等他们一个个都喝得差不多了;有的喝得里倒歪邪的,有的前仰后合的,有的语无伦次,有的支支吾吾地说:“哎……我……说你们……是不是想……家了啊!?”就这样他们连说带笑着,结果越说声音越小,直至最后就呼——呼地倒在了大火炕上,索性的鼾声如雷地过了三道岭了。实际上,在当时那个年代,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也不管熟悉不太熟悉,谁也没有歪歪的心眼儿,谁也不介意谁,都特别的敦朴实在。而且都非常的团结。人与人之间,有什么事儿都能互相帮忙,尽管来自五湖四海,临时住在一起,也都特别的和谐。这就是我家乡当时的大车店。

 

                             作者贾文 

                             2014年11月27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