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短篇小说 原创 《过》  

2013-03-06 10:3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小说                     

一天傍晚,西边的晚霞,是那样的璀璨。夕阳,就要渐渐的西下了,广袤的大地,也渐渐地披上了黑纱。这时窗外的风,为人们温柔地唱着歌。不时发出了飒飒的,似乎还有些窸窣的;窃窃私语的声音。街道两旁的路灯,已是灯火辉煌,灯光摇曳。若隐若现,与那些婀娜多姿的垂杨柳相互掩映着。这时,我走出室内,来到了附近街道的人行道上徘徊了一阵子,也就是换换空气。而后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楼群内,这时的楼群内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于是,我又在楼群院内徜徉了几圈儿。便回到了室内。之后我抻了抻胳膊,晃了一会儿腰。这时我才发现妻不在家。我一看妻不在家,正是我与网友聊天的好机会。

因为我每天都在宽敞舒适的室内,悠然自得地上着网。而且经常用一支手摩挲两下头发。这是我思考问题的习惯动作。通常在我的QQ里,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有来话的,或者问候我的,我都很客气地给人家一一地回话,从不怠慢。

可就在有一天,我不经意间,在我的QQ里又加入了一个女人。她的网名叫“秀丽”。这个女人长得浓眉大眼,双眼皮儿,绯红的面颊,椭圆形的脸庞。黝黑如瀑布般的黑发,看上去非常漂亮。着实有沉鱼落雁,国色天香之感。这时妻已偷窥我与网友对话好多次了。她始终没说什么。其实我也没多想,因为我没做亏心事。可妻后来总觉得,我与她的话越来越少了。说我的情感与她也越来越远了。

实际上我始终没有在意妻,看不看我与网友对话。然而,更没曾想在妻的心里,却早已埋下了,非常敌意的祸根。结果有一天火山终于爆发了。她简直是怒不可遏了。这时只见她两眼圆瞪,眉头紧锁。一支手上下晃当着,指着电脑屏幕。一会儿用手一点一点地;指着我的脸,最后怒火中烧地喊上了:“我说的吗,这段儿时间你怎么不愿搭理我了呢啊?原来你被那个漂亮的小妞给迷上了啊?你一天没完没了的和人家聊呀唠呀的!她是你小妈呀啊?啊?你要是那么喜欢她,那你就去呗啊?”妻已经气不打一处来地和我嚷着。

就这样妻已有好多次地怪罪我了。可尽管如此,我也没与她发生正面争吵。我老是想,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鞋歪。你愿咋说咋说。愿咋想咋想。反正我没有违背正常的夫妻情感。没做对不起妻的事儿。

可是又有一天,我又与那个漂亮的网友秀丽聊了一会儿,有时唠些文学方面的话题。有时唠一些家常。说实在话,我一直以来也不认识这个网友。所以一般的对话都是一些逗笑话的语言。比如有:“哎,朋友,你把饭做好吗?我要过去吃饭了啊?!这时对方说:“我还没做呢!”我又说:“快做吧,等你做好了,我好过去啊?”对方说:“好的,到时你准来呀啊?!”

因为我的QQ头相也是个漂亮的姑娘,长得十分的姽婳。看上去也很有魅力。所以我的网名就叫“妩媚”。因此对方一看我也是个女的,就很不介意,我和她说的一些深浅的话,或者说一些挑逗的话。其实我和这个“秀丽”的网友,已经聊了近一年的时间了。始终也不认识本人。更没有接触过。只不过都知道网名,都熟悉各自的头相。就这样,我们一来二去地对着话,就这样的联系着,着实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因此总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也越来越近了。

又一天当我把QQ网,刚一打开,那个漂亮的女人头相,就又映入了我的眼帘。而且还有向我问好的语言:“哎,朋友你好吗?我一天见不到你如隔三秋呀!你多咱上我家来呀?我都等你多长时间了,你光说说而已,一直也没行动呀?!”

我看完了这些话,紧接着就给对方回话了:“哎,秀丽网友,你不知道呀,我妩媚网友也很想你呀!其实咱俩都聊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也真该见见面了。或在一起吃一顿饭唠唠心里话,是吧朋友?”

当我给秀丽网友发过去之后,对方又回话了:“哎妩媚朋友,我想你的容颜也一定很妩媚的。那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那你今晚就上我家来吧啊?!再说我家那口子也不在家,正好咱俩好好唠唠嗑,完了咱俩弄两个好菜,来它个一醉方休,行不”接着我说:“行啊,反正咱俩也都是同性,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那好,哪天我要是去的话,先给你回话。”

事实上,我也就说说而已,我敢去吗?人家是个漂亮的少妇,或者是个没有结婚的黄花大姑娘咋整、虽然我的头相也是个漂亮的姑娘的面孔。可是我是个大老爷们儿呀,哪敢轻举妄动。只不过是在网上和人家姑娘;或媳妇儿开开心而已吧!我就这样的想着想着的时候,妻一下子开门回来了,几步就来到我的跟前。旋即把脖子伸了很长,两眼直勾勾地盯住了荧光屏,就看起了我的对话。因为我心里没有鬼,所以我根本不在意妻的如此行动。不过屏幕上有的话说得有点太露骨。结果让妻看到出了破绽不打紧,她简直是龙颜大怒了:“我说的吗,啊?你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了,啊?你一天打开电脑,就没完没了的聊,你再这样聊下去,就要聊到一被窝去了,啊?你快把那个小妖精的头相给我删了去!不然我就跟你没完!”妻看完这番话之后,简直是欲罢不能了。

我一看妻动真格的了,我就很有气的妻说:“我就不删,我看她那么漂亮的脸蛋,我能割舍删吗?再说了,你这么无故地乱猜疑,你知道,要猜散多少家庭的,你知道吗?真是心胸狭窄的小心眼儿,真是少见多怪。你说这年头,哪个男人还没有几个女朋友。好,这回你既然知道了,我还要真的找机会去了。”其实我有意的气着妻。说到这儿,我把头往上一扬,“哧啦,哧啦”的又摩挲两下头发。随后“哈哈哈”地笑了一会儿,紧接着又继续地去上网了。

这时可把妻气完了。接着她又凶神恶煞般喊上了:“今儿个,你要不把那个小妖精给我删下去,我就和你俩离婚,你听见没有?”这时妻边跺着两只脚,边指着我的脑门儿,一个劲儿地嗷嗷地在嚷:“你删不删!”“不删!”“删不删”我说:“就不删!”最后把妻气得真是义愤填膺了。她回头就去找来一个锤子,就要砸电脑。我一看这哪能让她砸电脑呀,于是我立刻把话就拉了回来,紧忙和蔼可亲地说:“媳妇息怒!媳妇息怒!我删,我删。”“唉,我的妻也太褦襶了吧”我想。

可是我虽然很留恋那个女人,然而,为了不伤夫妻和气,不和妻闹得太僵。也为了维护正常的夫妻情感,再说我的“心”根本就没有与那个女人有非分之想,或者异想天开,与她相好。充其量也就是寻求点儿精神刺激,以及故意搞点恶作剧而已。再说,人家是有夫之妇,或者有对象的。我要是去了,让人家抓了个正着,你说我这个脸,得往哪隔呀。

于是我为了平息战火,狠了狠心,才把那个女人的头相删了下去。即使这样,我为了真正的避嫌,我连续一个礼拜也没有上网。可有一天,我为急需打字一篇散文稿急忙打开电脑,随着我又下意思的把QQ打开了。这时有个信号一闪一闪的。我随即用鼠标一点,那个漂亮女人的头相又出现了。这真是让我乐不思蜀呀!须夷功夫那边就来话了:“我说妩媚朋友,你干啥去了,这么多天没见面了?你不知道我多么的想你呀?你看我都约请你多少次了,你就是不来呀?那么你不来,那哪天你约请我到你家去,不过你媳妇不在家我才能去的啊?”

当我看完了这番话,很是暗自的高兴。说心里话,哪个人没有七情六欲呀,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人。再说现在不是有很多的潮流顺口流的话吗。比如说:十个男人九个花,一个不花大傻瓜,男人性不狂,发育不正常。什么守住二,保住一,发展三四五六七。要找就找外来妹,没有风险,没有累赘。剜到筐里都是菜,钱到位了就OK。你说这些漂亮的女人。男人们能不喜欢吗?。不过这些都是私下里的事。另外大都知道,现在的“小姐“为了自己挣钱方便。一般都租一间楼房,有的买个电脑,就常和一些人乱聊,乱联系,或者逗一点儿钱花。那么按现在的话说:金钱乱了官场;大蓬乱了季节;手机乱了家庭;“小姐”乱了辈分。这些现象委实不假。

这时我想到这儿,该为人家回话了,于是我“啪啪啪”就打上了键盘:“哎,秀丽网友,到今天我也不知你的真实的姓名,你也不知道我的姓名。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关键是你让我去你家那儿,我当然很感激了。不过你的对象或者你丈夫要是回来了,那我多么尴尬呀!不过你要是安排好了,确实万无一失,我一定前往的。再说,咱们都是同性,也没什么关系。有啥不好意思的。交个朋友吗!说心里话,我也很想你的呀,真的!”实际上,我是欲纵故擒。

我这一番话,又让妻都看在了眼里。结果妻这一次,她更是火冒三丈,不依不饶了。为此,妻就躁动不安地呼叫着,接着便暴跳如雷地跟我喊上了:“呀哈,才刚刚几天没见面,你们就又联系上了,啊?那你就快去吧,你要不去,我看你都要疯了。”这时的妻,斜了斜眼珠子又继续地说了:“对了,你说你没去,谁相信哪。说不上去几次了呢?看你们都多么黏糊了,都发展这种地步了,快去吧!”

妻这一说可把我气完了,我就煞有介事地说:“你快别冤枉我了,别冤枉我了,”妻一看我根本不承认。她就使劲儿地“呸”了一口说;“那玩意儿,找空就能去一趟。再说也许不远呢。行了!行了!我也不和你生气惹恼的了,我管不了你,我还躲不起你吗?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妻说这儿就鼻涕一把泪一把,连哭带嚎的。却一边噼啦啪啦地掉着眼泪,一边懊丧的打开了衣柜,随后把她那些较好一点儿的衣服,拽吧拽吧,叠吧叠吧。就摁在了一个大包袱里。之后往右肩膀上一挎,便气鼓囔腮的,又涕泗滂沱地哭着说:“你跟她过去吧!呜…呜…呜……我给你倒地方,”她说到这儿,她又缓缓地收住了哭声。随后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咣当”一声把门一摔,面目狰狞着,看了我一眼。随后便气囔囔地走了……

我一看把事情闹得太大了,麻溜地去找来对门儿邻居王大娘,索性急匆匆的就去撵上了妻。之后我和王大娘就很诚恳的,用了很多的良言来相劝她。而且我心悦诚服地向她表示一定改正错误。为了表示诚意,最后我掏心窝子的向妻说:“哎媳妇儿,我从今往后再也不跟女人聊天了,行不?!”这时王大娘也十分亲切地说:“孩子,走回家吧,你女婿是个好人,你不要不相信他,真的。今儿个我给你作证,他要再犯那个错误,我都替你不让他。”可是不管我咋样道歉说软话,以及王大娘的好心相劝;妻就是不给面子,就是不买帐。结果妻这一走,就是六天没回家。

因此,为了澄清事实的真相,也为了解除对我的冤枉。最后我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终于说服了妻。因此,再后来我们选择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一同来到了,那个千呼万唤,老想见面的网友家。当我来到了一间楼房跟前,而后“笃笃笃”地敲了几下防盗门,这时从室内出来一个人,很认真的探问了一声:“你找谁呀?”这时我狐疑地回答了一声:“你是网友“秀丽”吗?!”她很高兴地回答了一声说:“是我呀”之后她紧接着又问了我一句:“那你是网友“妩媚”吗?”我也笑呵呵地回答了一句:“是我呀!”此时妻一看,原来都是住在一个小区里,两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此时她的心情别提多么复杂了。旋即一下子“格格格”地破涕为笑了。然后,她又很内疚的,簌簌地落下两行热泪,此时的她一下拉住了我的手,很惭愧又很无地自容地说:“老公,请原谅我好吗?!唉!都是我不好,缺少调查研究,少见多怪,心胸狭窄乱猜疑。走吧,咱们回家吧!这都是我的过。

 

                                                                       2013年3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