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散文(原创)总也忘不了那过去的光景  

2010-09-09 21:0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记得我家乡很多的大小沟壑沟渠里和稻畦中,那里的各种鱼类皆特别的多。因此我每每想起那个时候抓鱼和钓鱼的情形,就让我无时不沉浸在无穷无尽的回味之中。除此那时的粮食也越发好吃总让人不忘。

  记得那个时候栽种的水稻什么的,根本不上农药化肥(现在的水稻从育苗到栽种完,要用十来种农药及化肥)。而且用的全是农家肥。所以产出的粮食都特别的好吃,特别有饭味儿,特别有食欲。通常每当你焖好的米饭,不管是粗粮和细粮,当你掀开锅盖时,那饭味儿委实是袅袅飘香弥漫满屋子。特别是这纯绿色的水稻产出的米饭:油汪汪,白花花,黏糊糊的。你要吃一口那个香劲儿不用提了。真的(那时的水稻一般都是晚熟品种)。记得那时我才八九岁吧,当时我就曾说过,吃这样的米饭总也不用吃菜都行。可以说我总觉得那米饭味儿忒绵长太浓厚了。

  然而,就因了这一望无垠的畦畦的稻田里,从来不施农药化肥。因此不但产出的米质好,而且也给繁殖各种鱼类、蛙类等动物带来了勃勃的生机。的确,那时沟壑沟渠里的水;都很澄澈根本就没有什么污染(在稻地里干活时渴了可随时喝上几口)。更没有什么药物来侵蚀,所以各种鱼类啥的就是多。曾记得那时有一次,我和舅舅去抓鱼。在当时那个稻壕的两帮下边,都依次的,断断续续地长满了很多的柳树毛子。且都一墩一墩子的长得都不很高。这个水壕很宽,水能没腰深。那岸上可是荒芜沉寂,杂草丛生,蒿草蓊郁,萋萋莽莽长得能没人深(当时的人烟特别稀少)。

   这个时候我舅舅只穿了个裤衩,就“噼喳啪喳”地下到了河里。而后,他就顺着壕帮子跟儿,专找有柳条根的地方去摸鱼。此时见他在水里只露个脑瓜,两只胳膊伸在水里,且在“吭哧、吭哧”地往水下摸,嘴里贴着水面:“噗——噗——”地喷着水。这时就在他摸着摸着的时候,在我不经意间,他就一只手攥着一条鲇鱼头,那鱼能有一斤来重吧,之后,他就高声大喊:“胖子,看准了,我给你往岸上撇鱼啦!”于是我在岸上的草棵里“噼啦扑隆”把鱼抓住了之后,就用一根细柳条子串上了。可是还没等我串完这条鱼呢,我舅在水下又喊上了:“看准了,又给你扔上两条去”。之后我把鱼又都串上了……应该说,当时那河里的鱼真是多呀。在不到四个小时里,我们就共抓了四十多条鲇鱼(鲇鱼相当滑没有技巧是抓不到的)。可谓每抓一次鱼就把我们高兴得乐不拢嘴儿。

   是啊,那个年代的家庭里一般都是很窭困的,吃顿鱼就算解馋了。另外,要是来了个客人或者朋友啥的吃顿鱼也就算招待了。

   把话再说回来,那个时候的鱼普遍就是多。不管是在大壕小壕,以及还是大河小河里,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鱼。记得我在河里洗澡时经常就能踩着鱼。而且那鲇鱼在石头窟窿里都一裘一裘的有得是。另外就说那每年的稻地里放水的时候吧,你就看吧:那小鲫鱼啥的顺着那放水的豁口,“哧溜哧溜”地一个劲儿往出跑。你等割稻子的时候那稻田地里,凡是有坑洼的地方或者在脚窝里(薅稻子时踩的),那里全是“噼啦啪啦”的活着的小鲫鱼儿。要是稻地干涸了没有人去抓就变成鱼干儿了。另外在当时那一些柳根子、串丁子等小杂鱼儿和泥鳅鱼啥的一般都没人吃(当时泥鳅鱼才卖一两角钱一斤)。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距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小稻壕,那里的鱼更是多。平时只要家人想吃鱼的时候我就去钓,当时家里都是很拮据的。故此鱼竿啥的都是自己做的;就连鱼钩都是用大头针儿揻的。鱼漂是用秫秸秆儿做的。说起在稻壕里钓鱼,一般都是放水弦儿,因为水太急。鱼也太厚,只能用一把竿来钓。你看,当我每次钓鱼时刚把鱼弦扔进水里没有几分钟呢,就有鱼上钩了:只见这鱼把竿稍:“唰唰”地拽得一弯一弯的。这时你就拽吧,一拽就是一条斤吧两沉的鲇鱼。再一拽又是一条一尺多长的鲇鱼。记得我每次钓它个吧小时的,而后回家就能造上一顿香喷喷的鱼。

   还有一次也是让我最难忘的一次。记得那是在一九六五年,我们家乡发大水了,后来当那些大水撤了以后,那大小沟壑里的鱼可就更多了。于是那天我又带了两把所谓的鱼竿,来到了一条铁路小桥下边的一条河。也是放水弦儿。记得我刚刚把鱼弦扔进水里(当时那水流湍急汤汤而下),我还在东张西望的须臾之间呢,居然,我就手感到这鱼弦“噌噌”地连续往下一缒一缒的。这时我旋即就往上拽。这一拽就是一条二斤来重的鲤鱼。紧接着我又把竿快速地甩进了河里。可是还没等我有思想准备呢,这鱼弦又“嗖、嗖”地在我的手感中体现了出来。于是我又拽上了一条一斤多重的鲇鱼来(两把竿根本顾及不过来)。当时能有十多个人吧,每个人都是拿着一把竿,且都钓了很多的鱼。

   的确,当时那鱼简直太厚太多了,可以说只要把竿扔进河里就咬钩,根本没有等待的时间。后来我一看这鱼这么多,干脆找几个人来抓吧。于是我们就在一个皓月当空,周遭十分寂静的夜晚,迎着徐徐的季风;带着电棒又来到那个地方。说来也怪,那些鲇鱼,我们用电棒一照,它们都老老实实的,一动也不动的顺着桥跟儿拐角的地方,一溜溜儿地趴着。当时我们若即若离地看到这一情景时简直把我们乐完啦!于是我们就在那哗哗流淌的氤氲的水气之中,仿佛也流淌着我们的陶然。接着我们就开始抓上了。可这一抓不打紧,这一水水儿的鲇鱼,顺着桥底下的水泥地面上,就“噼啦啪啦”地左冲右突、上窜下窜的趋之若鹜地逃命。然而,纵使在这种情况下,末了,我们三个人每人还都抓到了二十来斤鱼。最后,在子夜时分我们迈着蹒跚疲惫的步伐,带着如愿的收获。恍若也带着几顿美餐的喜悦回到了家。翌日,你要是想吃鱼干儿;就把这些抓来的鱼用盐卤上一些,之后再晒它七八分干;然后用文火烤或者用锅慢火煎,完了你就把这鱼撕成一条一条的来吃,我跟你说你就嚼吧,可谓艮揪揪的越嚼越香!

   是的,那种情形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逝者如斯夫,再也找不到了。再说现在我们大都花了很高的价钱,在养鱼池里钓的鱼;以及在市场上出售的鱼都是养殖的。这鱼根本就吃不出来过去大自然里的那种鱼的味道来(说来就连我作梦都想那个时候)。除此,你要想去大自然里的大小沟壑里钓鱼,即使花费了一天的工夫去垂钓,然而空手而归却是常事儿。

   因此在我看来,虽说农药化肥的确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同时也索性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然而,这些农药化肥的作用,对保持生态平衡,水产品的发展;乃至对人体的癌变;或者健康长寿等等养生之道来说,它是弊大于利的。试想,它对人类是否也有慢性自杀之嫌(目前人的发癌率很高是否与此有关系)?因此我常想,不管是酿造业、种植业、养殖业、还是水产品等行业,只要你违背了传统工艺的做法和客观规律的,其所得到的结果;就会适得其反不是吗?由此说来,在我们的饭店里,以及在我们家庭的饭桌上;我以为,再也找不到那原本吃食的原滋原味儿啦!

 

作者闻章邮编158200

黑龙江省鸡东县作家协会(邮箱4234)

电话13796421591

2010年9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