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散文(原创) 一件“涤卡”上衣(外一篇)  

2010-09-18 19:5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家庭生活都是很拮据的。不管是在吃穿用上,谁家也不很富裕。因此要能穿上一套“涤卡”制服和一件条绒的衣裤,那的确是件时尚的事情了。

   记得我家在那个时候,业已是八口人之家了。除了父母我们哥仨姐仨,陆续六个上学的。当时家里毕竟太困难了。因此在穿着上,一家老小,粗布劣衣。大的穿不了了,毁给老二穿,老二穿不了了,毁给老三穿,以此一个捡一个的往下穿(过年能给每个孩子做一件粗布小衫)。因了那时我父亲的工资才四十多元钱。虽说那时的平纹儿布才三四角一尺。可尽管如此,那也是经常买不起的。而且这布匹啥的全凭票供应。另外,在当时除了平纹儿布,那蓝斜纹儿布就算不错了。要是再好一点儿的,就算斜纹儿花达呢了。

   那么在当时,谁要能穿上一套花达呢制服的人,着实让人羡慕极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也不断地向前发展,继而又时兴了一种叫“涤纶”布的纺织品。这种布料也是斜纹儿的,然而灰色的很上讲究。在当时谁要能穿上用这个布料做的中山服,那可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因此,我为了能穿上这件“涤卡”上衣,也是为了尽早扭转家庭的倥偬的状态。所以不管是春夏秋冬,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上山上去砍柴;上甸子里去打草;上距我家五里路以外的煤矿去捡煤去。当时我才十四五岁吧,在每次捡煤时都要用身背,或者用扁担挑。(冬天用爬犁)却要往返十多里路。  这煤的重量每次都不下百八十斤地压在我稚嫩的身躯上。那一路上,压得我经常是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说实在的,我不是单纯为了这一件衣服,而是想为家里多做些贡献,为父母多减轻一些负担。尽快改善家里生活环境。因此我老是恨家不起呀!对此每次捡煤,我简直太恨载了;恨不得把煤矿背回家。  因此累得我老是大汗淋漓的。而且把我那旧布衫,溻得呱呱的透啊!即便如此,我也咬牙坚持着。因为早日改变家境,才是我内心的目的和憧憬……

   由于在我的艰辛的劳作下,家里的生活用煤用柴就基本解决了。 于是我狠了狠心,就向母亲要钱想买件“涤卡”上衣穿。然而,在我小心翼翼的提出了此事时,母亲却怜悯地说:“孩子,按理说妈早该给你买件象样的衣服穿啦!可咱家还该人家钱呢。妈知道你为家没少出力挨累,一天累得像个小老头似的。又没什么好吃的,妈真是心疼你啊!可咋整啊!孩子,你别着急,等家里有钱了,妈一定给你买啊?!”妈说到这儿已是热泪盈眶了。我一听这种情形,也只好同情加理解了。

   实际上当时的“涤卡”布才八九角钱一尺。一件上衣连手工费也就十来块钱。它又不要布票,可就是太紧缺了。你必须得走后门儿找关系才能买到它。因此为能早日实现我的愿望,我就暗自下了决心。在不耽误学业的情况下,我就在每个礼拜天或者寒暑假期间,上矿上往回多捡煤(等家够烧了,就用煤换“的卡”这是我的想法)。这其间我就用小麻袋背,或者用两个土篮子挑。(土篮子装不下为止)  可谓小小年纪的我, 把两个肩膀子用绳索勒得和扁担压的都血印啦!且每天吃了一肚子粗粮稀粥,肚子里一点儿油水也没有。真是没有劲儿呀!曾有几次走在半路上,把我饿昏了好几回啊!记得有一次,我饿昏在路边儿上似乎做了个梦。仿佛在朦胧之中; 我分明看到了为我家拉去了一列车的原煤,一下子把我高兴地乐醒了。等我缓过神儿来又得步履维艰的,蹒蹒跚跚的继续往家走(我感说一般家庭孩子是吃不了这个苦的)。 因此现在我常想,我的个子小,是与我过早的劳动,以及劳动强度太大,大抵有直接关吧?!

   是的,那个时候,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且又能吃苦耐劳,又懂事儿。不像现在有的孩子:娇滴滴的,怕苦怕累的。不管家里条件咋样,都十七大八乃至二十来岁了;也不为家里付出多大的辛苦。而且一切生活的依靠,全都要靠父母。通常就像个公子和大家闺秀一样。

   把话再说回来,父母看到我为家里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而后我的想法终于得到了应允。于是我把这用汗水换回来的,油黑锃亮的煤块儿,稀罕巴喳的以“八元”钱一吨卖了之后,找到了表哥托人买了一块儿“涤卡”布,终于穿上了这件“涤卡”上衣。可谓这是用“一吨(实际上我一年要亲历地捡回四五吨煤,那是多大的代价啊!)煤”两千斤和二百里路,且冒着烈日以至严寒和艰辛;才为我换来了这件“涤卡”上衣。因此这件衣服始终让我保留至今。看来只有时代的发展;才能改变人的生活环境。

                                           一件条绒上衣

   光阴荏苒,一晃又几年的光景过去了。“涤卡”布,基本普及了,却时兴了好一阵子。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上又悄悄兴起了穿条绒布(也叫灯心绒)衣服的热潮。要说这条绒的面料要比“涤卡”布,要贵一些。在当时能穿上它,那也算很有身份的人了。这种条绒的面料有:红色的、紫色的、蓝色的、黑色的不一而足。可是为了我能穿上这件条绒上衣,我复有一些感慨。

  记得那时我业已十七八岁了,我看到有的同龄人穿上了这件条绒的上衣,是那样的倜傥精神,因此越发让我垂涎欲滴了。可尽管我已经能挣点儿钱了,可是家里又添人进口了。原来父亲那四十多元钱的工资更是捉襟见肘了。再说可下盼到我这个长子能为家里助上一臂之力了,然而我又提出了要买条绒上衣的要求,结果又没被父母恩准。我一看,这件衣服又是穿不上了,于是我就在文革后期为了能多挣点儿钱,就到工地上,早晚上去加班儿。那时我在工地干活时,人家都管我叫小孩儿,因为我又瘦又矮。即便如此,每一天一百几十斤的水泥沙浆或沙子,压在我的肩上。索性让我趔趔趄趄的强支撑着干哪。后来让几位瓦工师傅们看在了眼里,却为我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叫我学起了瓦工。

   其实这瓦工活也是非常吃苦的。曾记得有时在冬季施工时,把我手脚冻得像猫咬的一样疼。每天站在脚手架上,腰上扎根草绳,带上个狗皮帽子,穿个破棉袄和胶底儿棉靰鞡。却被那凛冽刺骨的寒风冻得直跺脚,直打冷颤,那么在夏天施工中,也不管是三四十度的酷暑以及烈日炎炎,或炙烤难耐,甚至晒得脊背直冒油。也要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干。另外,特别是在砌砖时,我那手指肚被磨得直冒血;就这样我也没有耽误一个工!

   让我铭刻心中的还有,那时有的房子用“生白灰”抹天棚。因为秫秸秆儿天棚太滑不好抹。因此经常在抹着抹着的时候:“吧唧”的一片抹好了的白灰就掉了下来。有一次正好掉在了我的脸上了。当时把我的眼睛烧得红肿了好多天。而且白眼球也被烧红了(生白灰可以把鸡蛋煮熟)。说来,现在我脸上的疤痕至今还能清晰可变呢。就这样,由于我没白天没黑夜地干,结果差不多哪个月都能挣上个百八十元的了。对此久而久之;家人皆看到了我为家里;殚精竭虑的所付出的代价。因此,家境也有了好转之后。终于感动了父亲母亲,让我如愿以偿地穿上了这件条绒上衣。

   那么在我看来, 只有从逆境中走出来的人,才能不惧艰难困苦:才能有一种精忠报国;真诚报家的精神。                           

                            作者闻章邮编158200

                            黑龙江省鸡东县作家协会

                            信箱(4234)

                            电话13796421591

                            2010年9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