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原创)散文他们是最值得钦佩的人    

2009-05-19 11:2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要想写写建筑工人们,是我心中酝酿颇久地事了。多少年来。一直让我感受到,不管在电视里,抑或去城里出差办事,映入我眼帘最多的是比比皆是、鳞次栉比地高楼大厦。特别是那些独具一个格,别有特色的古老建筑,几百年来,还是那样妩媚、壮观,坚固耐久地矗立在城市的大地上。                         

    透过这些高楼大厦,无时不让我联想到,不管你是走到哪个国家或哪一座城市,首先看到的就是各种建筑的规模和样式。什么古城堡、名胜古迹、什么旅游景点、各大城市、参天大厦各种欧式法式建筑等等,都离不开建设者们的丰功伟绩卓越的贡献和高超的技艺不是吗?!   

   通常,在我的视线和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建筑工人劳动的场景。因此,想写好施工现场的确不是件易事。恰逢我居住的毗邻盖楼房,这就越发给我提供了写作素材。要说搞施工建设,东北与南方相比就大相径庭了。一般情况下,东北在四月份左右就开始施工了。这个 时候,建设者大军们就从四面八方,背着行囊,三三两两陆续地来到了自己选择的施工现场。他们有的是瓦工、木工、电工、力工等等五行八作。每当他们落脚之后,紧忙就开始把工棚子搭建好,接着里面还要钉上很长一趟的木板铺,之后上面在铺上一些乱草,然后把被褥往上一铺就算有了住处了。除此还要在外边砌个大锅灶。每每我看到他们上工的时间不是以小时计算的,而是以天亮天黑来安排上 不班的。在晨曦之前我们还大都在梦乡之中呢!建筑工人们早已干了几个小时的活了。  

   你再看看他们每天吃的伙食,每顿饭每人两个大馒头(米饭很少),每人一碗白菜汤或一碗萝卜条炖土豆汤 。他们一手拿着馒头,一手端碗汤。随便找个地方,或蹲着、或站着,甩开腮帮子,吱溜一口汤,吭哧一口馒头。偶尔也有块咸菜疙瘩咬上一口。我看见他们吃得那样有滋有味儿,比起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吃的山珍海味还香。此时,我仿佛看到了他们咀里嚼着的不就是人生的酸甜苦辣?品偿的不正是人间的冷暖、世态炎凉吗?!

   他们就是这样,天亮而作、天黑而息。没有大礼拜 ,没有节假日,他们不管城里有多么热闹的集市超市,不管广场里有多么精彩的文艺节目,他们都无暇去观赏,一心扑在工地上。曾记得有很多次,早晨天还没亮,我去锻练身体经过一些工地时,我居然的碰到了好几个人,就睡在漏天的楼匡里(还没盖上楼板),他们盖着很脏的被褥蜷缩一团。我站在他们身旁看了好一怎阵子,他们一点察觉都没有,而切睡得那样的酣畅乡甜。我当时就想;他们太疲惫了,太不容易了,也着实太辛苦啦!……

    通常,当一座大楼被工程技术人员测量完之后,一台雄壮有力的挖掘机,就开始伸展它那不巨坚硬不怕泥泞的臂膀和“大手”,用不了几天工夫就把楼基础挖好了。旋即,钢筋工们索性就开始铺绑犹如天锣地网的钢筋了,此时,我觉得也为我们铺好了生活的锦绣前程。那一根根纵横交错的钢筋,宛若在为人们编织着幸福,擎起人们的重托。去完成它的使命。当钢筋铺绑完之后,于是整个工地上,不分工种的为一个战斗集体,不分日夜的展开了一场,一气呵成的浇筑楼基础水泥的大会战。

   他们甩开臂膀,挥汗如雨。白天,伴着酷暑难耐。夜晚,伴着灯光,伴着星辰,伴着夜晚的凉风在脸庞上任意徜徉,浑身浸透了汗水往下淌。他们渴了拽过水龙头喝口自来水,饿了肯口馒头。当基础打好了数十天以后,接着瓦工们就开始砌砖了。他们不管烈日当头,还是赤日炎炎,即使天气多么的灼热,哪怕晒得浑身冒油,他们也照样站在悠荡狭窄的跳板上。哪怕楼层在高,他们总是小心翼翼的一猫腰拿一块砖地砌着墙,仿佛我看到了他们就要码直,码正,我们人生的道路。那个大吊车恍若一条巨龙,,纵横捭合,上下穿梭。把一摞摞砖,一桶桶水泥沙浆端在瓦工师傅们的跳板上。斯时,也为我们一次次地端来了温馨和希冀。                                           

   我上前问过他们,他们一天要砌三四千块砖,有时还会多一些。每每我看见他们每拿一块砖,就要哈一次九十度的腰往墙上砌,那么说,他们每天要行几千次的鞠躬大礼呀!每当砌墙砌得快的时侯,我看似乎就是在磕头一样。真可谓每座楼;都是他们用九十度的鞠躬大礼,才换来的高度啊!(目前,砌砖 抹灰还没有机械化代替)当一座大楼砌完整体以后,他们接着就转入了抹灰工作了(有时边砌外墙边抹室内)。他们把一户户室内里,抹得锃亮光滑洁白。接着在把外墙抹完后,有的楼房还要刷上带有各种颜色的涂料。这一栋栋不同颜色的楼房,倘使你要是从高空或山巅上鸟瞰一座座城市,宛如一簇簇五彩缤纷的“花朵”在绽放。这一座座楼房让瓦工师傅这一抹,着实抹出了温馨、抹出了幸福、抹出了惬意,抹出了一个沉甸甸地鲜亮的新生活。抹完墙之后,有的大楼外墙还要粘贴上漂亮的瓷砖。粘完瓷砖后你再看那大楼,立时越发精神了起来,煞是好看。如果你远远地望去或俯瞰,恰似一件件高档的“西服”穿在了一个活脱脱地“壮汉”的身上。

    可是,虽然他们把美丽 、舒适、洁净、惬意,给予了人们,然而,他们长年累月处在龌龊、邋遢的环境之中,每年它们老是颠沛流离地,走南闯北,常年穿不上一件好衣裳。即使他们砌了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可是很少有的人能住上楼房的。尽管他们付出了那么多的艰辛,所得到的报酬极其甚微。(他们力工每月当时才600多元左右,技术工人也不超过2000多元)。那么我们坐在宽敞、明亮、舒适地大楼里,每月拿到数千元不等的工资,这与他们所付出的劳动代价,是多么不成比例呀!

   然而,更有甚者,那些不讲情感又颇自私的包工头们,巧取豪夺克扣拖欠建筑工人和农民工的血汗钱,长达几年不给。(有的人家里就等着用这些钱去种地、去上学、去生活)。你说这些人的心该多么狠毒呀!我常想,如果没有建设者们的辛勤劳作和聪明的睿智,能有一座座英姿勃发、巍峨宏伟、美丽“妖娆”地城市吗?!没有他们的拼搏,我们能住上这新颖别致的办公楼和住宅楼吗?

   写到这里,我又想,一个国家 、一座城市面貌的改观,无不凝聚广大建筑工人的力量;浸透他们频频的汗水。是他们从关里到关外,从关外到关里,东奔西走,抛家舍业、离妻舍子、风餐露宿、顶酷暑、冒烈日;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住不好,每天夙兴夜寐,在工地上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据我了解他们有的人手指肚磨出了血,有的人让白灰烧坏了手和脸,也从不休息一天,即便有的感冒了或者得了小病小灾的,也从不休息,始终坚持在工地上。当我躺在舒适洁净的楼房里,让我由衷地感叹到,不正是建筑工人和那些农民工们一惯地多付出少索取的精神,用一砖一石、一砌、一抹,才描绘出了我们居住的美好蓝图和生活地向往吗!

   每当我看到那些“多姿多彩、形态万千”,风格各异地建筑物时,无时不让我想起那些莘莘的建设者们;是他们巧夺天工、鬼斧神工、雕梁画栋,把这一座座的城市打扮得越发美丽漂亮。让人们永远魂牵梦绕、观赏不尽,留连忘返。朋友,让我们永远牢记建设者和农民工们的功劳吧!他们才是我们最值得钦佩的人。       

                                                         地址:黑龙江省鸡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

                                                         邮编:158200

                                                         电话:13796421591

                                                       二〇〇六年四月十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