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原创)人生总有几次险  

2009-03-08 16:1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在五十年代末,曾记得那还是我没上小学的时候,那年我才八岁。就在这年夏天曾有很长时间天气没下雨了,大地、河道、池塘,久旱良久了嗣后,有一天,老天爷终于下了一场倾盆大雨。大雨过后,整个小镇,被雨水洗涮得十分清爽,洁净的空气也特别新鲜。水壕、河流、沟壑,都被汇集而来的雨水,冲灌得沟满壕平。龌龊的河水,顺着沟壑汤汤湍流而下。那汩汩地流水声,似乎也流淌着我少年时代那沉甸甸的故事……

这大田里的庄稼,接受甘霖洗涤后,格外蓊郁精神,长势愈发萋莽,远远望去,一畦畦葳蕤的稻田地里,泛着太阳反射出的光芒,恍若海市蜃楼一样,雨霁后,旖旋圹琅的原野,令人颇感惬意。通常,雨过天晴后,人的心情也特别好,璀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也格外适宜。于是,在这一天,姐姐就张罗着要去河里洗衣服。临走的时候,我就把比我大几岁的长生、小群几个伙伴叫着,一同来到了水壕边。姐姐在岸边儿找个平整点儿的右头,她们边揉搓着衣服,边说笑着。这时,我在一旁举目看见了,有一块一尺多宽的独木桥,横跨在水壕上。我就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坐在了独木桥的中端。我把双脚耷拉在水里,猫着腰用手捞着顺水漂来的黑蹩盖子(此蹩盖子用炉盖烤熟了可香啦)。仿佛也捞着我的欢心和快乐。记得我全神贯注的捞得正起劲儿时,捞着捞着,当时就觉得有人在我背后猛的一推,我咕咚——一声,就大头朝下扎进了齐腰深的水壕里了(其时是我看水时间长了,头晕了造成的)。

当时我就觉得咕咚!咕咚!喝了很多水,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此时的我似乎已魂不附体了,恍若掉进了万丈深渊,去了另一个世界,一切都是混沌的。

再后来,我醒来之后,姐姐告诉我说:她们几个都聚精会神地洗着衣服,姐姐顺便抬头看一眼我在干什么呢!猛然发现我没了踪影,她急忙就喊:“这桥上的人怎么没了呢?这人呢——?!”这当儿,同来的伙伴儿长生、小群,听姐姐这一喊,也都吓得慌了神。他们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不顾一切地,噼哩扑通地,就跳进了水里。他们在水里摸了好一阵子(幸亏我没被冲多远)。摸着我后,拽头的拽头,拽脚的拽脚,稀啦呼隆把我拽上了岸;此时好似在死神的手里把我硬抢了回来。而后,他们立即提留着我的脚脖子,大头朝下往出控我灌在肚子里的水。大约控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我苏醒,这时,可把姐姐吓坏了!她惊恐万状,不知所措,悲怆得一个劲儿地拍着大腿訇然地哭喊着!涕泗滂沱的泪水,顺着面颊簌簌而下……长生、小群,边控着我往外吐水,边喊着我的乳名。一看我还没有醒过来,这也把他们俩吓得面如土色,各个慌恐不安泪水潸然。末了,又控了我一会儿。此时,渐渐的见我居然地睁开了眼睛,终于苏醒过来了。这时可把她们几个乐得都跳了起来。此时,她们的蹦跳声,欢乐声无时不缭绕在河流岸边的上空……

每每回想起我第一次险些命归黄泉,是多亏了我的伙伴长生、小群,急时救了我。真可谓生命曾可贵,友谊价更高,故人不能知恩不报。如果不是他们的急时相救,我早已命归那永恒的黑暗和沉寂之中了。

那还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一个冬季,这年冬雪颇大,到处都是茫茫的银白的世界。依稀记得是在十二月左右,有一天父亲 说要打去,我也在父亲很不情愿去的情况下,蹀躞着跟着去了。记得我们在蜿蜒千陌的小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了一个大圆泡子的冰面上。这旷野的冰面上,都覆盖着洁白晶莹的白雪,隐约能看见冰面上,有人镩过直径不超一米左右的冰窟窿。有的冰窟窿上面浮满了大小冰块子。我父亲身上背着一个冰镩,一个绞箩子,不停地在冰面上寻觅镩冰窟窿的位置。这时,我就遁走在距父亲不远的后面。我边款步而行着,边小心地躲着比比皆是的冰窟窿。由于我年龄小,也不谙练冰面上的情况,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一不小心咕咚一声,一脚踩空了,一下子就掉进了冰窟窿里了。

当时我穿的是棉袄棉裤,冰窟窿里还有塞满了的冰块子,因此,没有把我迅速沉入水底,加之我本能地伸开了双臂,横在了冰面上露着小脑瓜。着实是万白中露出我一点一横黑。这时我就放开嗓子,带着哭腔觳觫着大声喊:“快救命呀!快来人哪!”这时,在距我不远处有位老者,听见了我的喊声,飞也似地奔跑了过来,他没有分说,就把我从冰窟窿里拽了上来。他这一拽,委实拽来了我的新生,也拽来了我对新生活的憧憬。

接着,老者就接二连三的大声喊“谁家的孩子?!……老者频频的喊声,弥漫在空旷的冰面上空。在不远处,父亲听见了随风袅袅飘来的叫喊声,他索性撂下了冰镩面带沮丧,狐疑着,气喘吁吁不顾一切地跑了过来。到了我跟前,他气不打一处来的把我好一顿数落!临了,又好一顿千恩万谢那位救了我的老大爷。父亲说完,背起唏嘘不已的我,就向附近一个村屯颠儿颠儿地跑去。这工夫,我上下身已冻得象蘸糖葫芦一样挂着一层冰,这时把我冰得直打牙帮骨,面色苍白,忐忑不安。

到了那户人家还好,正赶上人家刚点火准备做中午饭。父亲说明情况后,急忙把我脱个精光,在炉盖上一件件地烤着我的棉衣棉裤。这当儿,我站在一边旁若无人地跟本不顾什么羞涩抑或坷碜好看了,只要我能活着回家,就是我最大的万幸和满足了……是啊,那次打鱼大难不死,多亏了那位老人。故在我的脑海里;在我的行动上始终没有望记我的救命恩人。

三险

记忆中的六十年代初,一个甚冷的冬季,那年我已读小学三年级了。我看见人家的的孩子都去玩爬犁,而且玩得那样开心。当时把我眼气得跃跃欲试啊!我就费了很多劲儿做了一个爬犁。可是总觉爬犁得跑的慢,于是,我就在两个爬犁腿下面镶嵌上两根大人手指粗的钢筋。这会儿一玩,荷!简直是如虎添翼啦!先前在小坡道上玩总觉得不过瘾,后来我越玩胆子就越大了起来。于是,我就来到距我家不远处,有一个五十多米长的大陡坡,它的正面对着国防公路,路旁还有个生产队的铁匠铺。这个铁匠铺不好,对我们玩爬犁是个隐患。那个年代虽说汽车不多,且也不时地有汽车跑过。

曾记得有一天夜里,又下了场大雪。第二天正好是礼拜天,我急三火四地写完作业,就偷偷地跑了出去。我踏着皑皑的白雪,满面荡漾着笑容,气喘吁吁地爬到了坡顶上,往爬犁上一坐,仿佛我像坐上了整装待发的飞机,心里别多高兴了!接着我就开始往下放爬犁,记得一趟比一趟放得快,放的远。结果放着放着,有一趟径直横穿过了公路。由于铁匠铺挡住了我的视线,有一辆解放牌儿汽车正好经过这里一闪而过,和我正好形成了一个交叉的状态。想来,当时汽车倘若稍慢一秒钟,我不是撞在汽车身上,就得钻进汽车的轱轳里边。好险哪!真可谓这一秒钟,是我生死攸关的一秒钟啊!

当汽车嗖——的一刹那开过去时,我的爬犁也从汽车的尾部刷——地穿了过去停在了路旁。当时的情景可把我都吓傻了。这时正有几个人路经这里,他们都已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而且看得目瞪口呆惊恐失色。就在这时,那辆汽车在距我几十米处停了下来。司机气势汹汹地跑到了我的跟前,凶神恶煞地踢了我好几脚,还骂了我几句。而后又严历地告诫我说:“你再这样玩下去,你的小命就没了有你知道不?!”汽车司机连骂带批评我一顿后,索性把我的爬犁抢了过去扔在了汽车上,一溜烟儿地载走。斯时,宛如也载走了我的烦恼和以欢乐。

看起来,人,不管你干什么都不能望乎所以,否则就会酿成悲剧不是吗?!谢天谢地,我又捡回了一条命。同时也捡回了几代人啊!每每回想起多年的一次次险情,简直让我后怕极啦!故我对生活无时不充满了惬意和眷恋。有哲人说:小溪有阻碍才有歌声,人生有坎坷挫折才壮美。人生总不能是一帆风顺的吧?   

诚然,花儿,追求绽放,鸟儿,追求翱翔;人呢,要追求幸福才是。俗话说,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如愿啦。嗨!人生总有几次险。

                                                              黑龙江省鸡东县工商局

                                                              电话:13796421591

                                                               2007年7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