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散文(原创)父亲的思想境界  

2009-11-26 08:5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父亲本不该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离开了我们的。

    记得在我记事儿时母亲就和我说过,说我父亲念过五年的私塾。解放后,说父亲又在村政府里当过文书。另外。算盘儿打的也特别好,什么“大扒皮小扒皮”的。而 且水笔字儿写得也特别棒。记得那时每逢过年时父亲就开始忙活开了。不是今天你来找,就是明天他来找的,且为村子里的人排着号的给他们写对联儿。对联儿的内 容大都是自编自创的。却从不重复句子。

   白驹过隙。在后来为了家庭生活有所改变,我们家从一个偏僻的村屯,搬到了一个小镇子上。依稀记得的是1958年搞大炼钢铁时,我们家住的那个地方被钢铁厂 占用了。之后父亲就被招收到了钢铁厂当了一名工人。虽然炉前工工作很累,但是父亲也是很惬意的了。后来厂里了解到了父亲的能力和水平,就被调到了钢铁厂指 挥部,当上了一名专门儿跑外的采买员。在工作期间,父亲把这项工作干得越发十分出色,索性营得了全厂领导的一致赞同。而后,厂里就要提拔父亲作炼铁厂副厂 长。可是母亲知道了就是不让干:说当老百姓好啊!当官儿的老是你争我夺的。把人都学奸诈了。后来这件事儿也就搁浅了。可就在钢铁厂运行到1959年大约3 月分吧;上边来令了让钢铁厂大下马。故此,父亲又面临着去向的问题。因为厂里的大多数农民中,又都要回到农村种地去了。可就在这时父亲被一个国矿;挑选去 了当上了一名井上工人。看来,一个人,平时你真得多学一些知识,多掌握一些技能,因为艺多不压人啊!否则,你的命运就多舛。由于父亲能写会算,表达能力又 强,故此,社会选择他的机会就多。      

    就说父亲的记忆力吧!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在我没上小学之前,在镇里有一个我叫陈叔的人家,还有几户人家,他们经常叫我父亲给他们说书。那时候谁家也没什么 好吃的,父亲说书时,也就是一大海碗白糖水。之后往炕中央一搁。这时炕上地下都是听众。此时的父亲两眼一眯,在热乎乎的炕头上,两腿一盘,不时的两手摩挲 两下头发,看着那袅袅上升着热气的白糖水,此时,仿佛也上升着父亲的思路。他就开始说上了。而且按着书里人物的声调、动做,父亲都学得有声有色的。记得他 说书时把嘴里说得直冒白沫子。让我最佩服的就是父亲的记忆力,以及他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他每次说书,都要一宿到天亮的,而且在说书时从来不看一眼书的。 我常寻思,父亲看了那么多的书,他怎么就不忘呢?!然而,每每让我想起父亲读的那些线装书,我至今也没留下一本啊!现在让我想来,委实让我追悔莫及、兴叹 不已呀!……

    话又说了回来,父亲被调到矿里后,按规律都要安排到井下工作。可父亲念了五年的私塾没白念(相当于现在的高中吧?)按着他的能力和水平,被安排到矿医院里 当了一名食堂管理员。几年来由于父亲工作干的突出,被矿党委领导又发现了。于是就要提拔父亲到矿总务科当一名副科长,专门儿抓全矿职工福利工作。可是后来 由母亲的严重的干扰,父亲又没有如愿以偿。(关键父亲太听母亲的话了)就这样,父亲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次被提拔重用的机会,都让母亲一次一次地扯后腿和 严重地干涉下,没有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其实不然的话,至今父亲早就是一名正科级以上的干部了。(在七八十年代,我有一个姨夫一天书都没念,可他却是一个 老正科级干部)。现在再次让我想来,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算得上一个有文化的人啦。然而,由于母亲顽固的旧思想和对世俗的偏见在作怪。严重导致了父 亲一生的前程和仕途的发展。说白了,也极大的影响了全家人的生活和幸福。

    后来也就是为了这七口之家的生活早日好转,父亲在80年提早就退下来了,退下来时才56岁。记得在父亲与世长辞时,工资才涨到62元钱哪!其实早退下来目 的就是让三弟顶替上班,他下来好再找分工作;好添补一下家里的收入,来扭转家庭拮据的局面。按说父亲已劳累了大半生了,退下来本应该享享清福了,可父亲是 个勤奋的人、又愿助人为乐的人。有什么事儿谁找他都行。记得通常,不管是左邻右舍,前街后街的,谁家的房子漏雨了;谁家的炕不好烧了,谁家的烟囱堵 了、(这活忒龌龌,谁愿干哪!)。除此,还有谁家有病人要上医院了,谁家的孩子发高烧了等等大小事情,父亲都积极跑前跑后地去帮助;认真地去做。对此,让 我无时不萦绕在脑际的是:父亲还是个大孝子,对奶奶爷爷无微不至的关怀既养老又送终。然而却又特别体贴妻儿老小。记得父亲不管在上班时,还是退休后。始终 是帮着母亲干家务活。一天也不失闲。不是洗衣服,就是摘菜、洗菜、切菜、做菜。淘米做饭,烧火、拉风匣。坐在灶坑门口往里一把一把地扔稻皮子烧(水稻 壳)。(那时的原煤才8元钱一吨,可也买不起呀!)此时让我联想到了那灶坑里燃烧的火苗,仿佛不正是父亲企盼着早日致富蒸蒸日上的火苗吗?!……于是在父 亲退休后,父亲就破不及待地要找份工作干。好为家里增加点儿收入。可就因了这份工作,也为结束自己的生命埋下了不可挽回的祸根。这是后话了……

    你别说通过努力,还真就找了份打更的工作。实际上那家单位业已停产了。单位里也没什么重要物品,也就是几间办公室,几间空房了。以及还有个大院子,院子里 有点破东烂西的。再说那围墙又很高的,大门平时禁闭着。按说晚上在屋里睡觉是没啥问题的。然而,父亲几乎天天不睡觉。老是在大院里踽踽徘徊着。他说,更夫 就要把晚上当白天去工作才行。白天可以回家去睡觉吗!是的,父亲从参加工作以来,不管干什么,都是认认真真地去做。从不让别人说个“不”字。从不马马乎乎 的。因此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从未发生过差错。的确,父无在平时里无时不教导我们要做个好人才行。并常说,人不学不知意,玉不琢不成器。到什么社会,什么时 候,你得有点本事。是的,我基本按着父亲的教导去做的。记得父亲还常说的四句话:“什么天上的星多月不明,河里的鱼多水不清,山上的花多开不败,世上的人 多心不平”。可谓父亲的“名言警句”忒多了,真的,平时说话的时候,老是一套一套的。然而,父亲的学识全让我母亲给荒废了。一直都没有派上主要用场,一切 都埋在了荒冢之中了……

     回头再说说父亲打更的事吧。那年给单位打更时是个冬天。由于父亲在寒风刺骨的晚上经常屋里屋外的迂回徜徉,以至看门护院的。身上又没有什么好穿戴的,加之 那时候夜晚的温度都是在零下三十来度,脚下穿的是一双棉胶鞋,挺薄的底儿,结果父亲可能是连冻带凉,受了风寒。却有一天尿尿特别的费劲儿,把脸憋得彤红彤 红的,且好几天也不退。这时母亲又怜悯又害怕地说:“谁向你那个死心眼儿,干啥都那么认真劲儿!这回可好,得上病了吧?!快上医院吧!”说实在的,父亲就 是恨家不起呀!当我把父亲硬是逼送到医院时结果一检查,父亲已患上尿毒症了(据我事后了解,尿毒症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受凉之后是最容易得上的,特别是脚底 下受凉最危险)。当时大夫就说,你们应该早点儿来检查啊!就在我护理父亲期间,纵然父亲的病情已进入了膏肓之时;可父亲还在时时的惦记着母亲,惦记着家。 并且和我嗫嚅着说:“孩子,我走了,你妈谁来管呀?!我…再…也不能…为…家里…挣钱了,我真…不想死呀…不…!”就在后来即使在冥冥之中,还有气无力地 说:“我…要…回去…上…班呀!”“当时我说,爸,你就放心吧!我妈和这个家我一定能管好的;你就放心吧!放心吧!……”

    就这样,父亲在医院里住了四十来天,他终于熬干了心血。最后他迟迟的十分留恋的,带着对一家老小的眷恋,带着对亲人朋友的牵挂,带着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也 带着人生的遗憾眼睁睁地乃至很不情愿地离开了人世。当时可把我哭完啦!此时,那些亲朋好和他曾帮助过的人,各个的眼泪越发都是涕泗滂沱的。可谓父亲的一生 连彩电都没看过啊!别说楼房啦,连砖瓦化房子都没住过!更没吃穿着什么好的东西啦!在父亲去世的时候,享年才六十七岁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撒手人 寰,身消命殒的结束了他颇多的憧憬和追求。然而父亲的身体在此多年之前,从未打过针、吃过药、住过院的。可见,每每提及仙逝的父亲;我总觉得着实为父亲而 惋惜。

                       作者:   

                     黑龙江省鸡东县工商局  邮编:158200

                    电话:13796421591      2009年3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