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姹紫嫣红的博客

希望天天见到您,希望您天天来做客

 
 
 

日志

 
 

原创《盼年》  

2008-07-31 13: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那是不堪回首的列车,又把我载回了少年生活亲历过的情景。那似水年华的况味儿,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让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期间,我们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我们哥仨、姐仨、加上奶奶和父亲母亲共九口之家。就在这个家里,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兄妹皆接二连三的到了上学的年龄了。然而,这九口之家的一切花销,都要靠父亲每月那四十多元钱的工资来支付。故家中窭迫拮据。因此,一日三餐吃的是玉米楂子、高粱米儿、苞米面、小米籽儿(小米儿算好的)。故此,除了每月给耄耋之年的奶奶或父亲,小弟小妹偶尔吃点儿细粮外,到我和母亲姐姐这儿,基本就吃不着什么了。那时每月才供应给每人二两豆油,一个月当中连十天八天都吃不上。为了解决吃油问题,母亲就经常用米汤来熬菜,或不管做啥菜,都要用土豆混合熬菜来代替豆油。

(二)

   那时不但油细粮少不说,在蔬菜上也满足不了需要的(因没有菜园)。干抱饭碗是常事儿。要说夏天稍好一些,因为可到市场上买到最便宜的菜。每当到了冬天,就是大白菜、萝卜、土豆,“唱主角戏”,咸菜疙瘩起承转合。那时通常连点粉条都吃不着。那个年代各种鱼肉才几角钱一斤,可是根本吃不起。另外,就连平时的鸡蛋也是吃不着的(过生日给煮两面个鸡蛋)。因为养鸡下蛋卖几个钱儿,好为我们买点铅笔本和生活用品什么的。

    这些暂且不说,当时就连我们的学费(每人最高时才2.5元),都交不起……记得上到小学三年级时不让用铅笔了,可我买不起钢笔呀,于是我就用高粱秸杆儿,往头上插上个笔尖儿,用线一缠,就做成了一支蘸水钢笔了。就是这支蘸水钢笔和自家做的书包,伴随我到小学毕业。说心里话,我连一个文具盒都没用过呀!

   还有一件最难忘的事情,那就是姐姐因家里实在拿不出30元钱,到一个邻市中学就读,至此,永远终止了学业(姐姐从小学一年到六年一直都是学习委员和学习尖子)。说来每每提及此事,委实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呀!  

(三)

    就因为家里特别困难。故小时候想吃点零嘴都吃不起(那时苹果才3、4角钱一斤)。不象现在的孩子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很多好东西都吃够了。我想,现在的孩子们不亚于过去的公子公主了。可谓比我们小时候过年吃的都好。委实有享不尽的福啊。然而我们那时候想吃点零嘴,就是炒点苞米粒或黄豆粒儿,或在炉盖上烙点土豆片儿什么的。依稀记得有时候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吃苹果或梨什么的,当时把我馋得真是垂涎三尺呀,于是,我索性跑回家去,切一块萝卜,拿出来和他们一起吃,似乎炫耀我这萝卜,也不亚于你的苹果似的。除此,要是再想吃点什么好的,就得等过年了。每当过年,即便家庭在困难,母亲想办法也能为我们分上几把葵花籽儿,几块菊子瓣儿糖,或分几十粒儿五艳六色的糖豆儿,其余的还能为们分上几个冻梨,别的就没有了。

    按说,我最馋的就是鱼肉和细粮。故此,因为细粮甚少,曾记得母亲隔个十天八天的就给奶奶烙几张饼吃。可奶奶不割舍吃了它,因为奶奶偏爱我二弟,故每回二弟放学一进屋,奶奶就乐呵呵地招呼一声:“群儿呀,来,奶奶给你一块饼吃”(说真的其他谁也不给)。于是二弟就背着我们兄妹,在犄角旮旯里饕餮地偷着吃。有一次让我发现了,我就和二弟要,二弟就吝啬的给我不点儿,之后你再要他就不给了,当时我就生气的说:“等我能挣钱了,我天天吃那么多饼谁也不给,馋死你!”  

(四)

    是啊,那个年代,一年到头,八月十五弄好了能吃上一顿饺子或买斤八两肉,炖点粉条什么的就不错了。再想见点儿荤腥,你就得等过年了。然而一到了年关,父母就发愁了。因为细粮特少,钱又捉襟见肘,故二老就得拆东墙,补西墙,东挪西借,想尽办法也让我们吃上几顿细粮或一些鱼肉什么的。那时我就说过吃大米饭一辈子不吃菜都行。

让我最盼望的就是腊月三十儿半夜这顿“接神”饺子,为了吃上这顿饺子,把我高兴得即便眼睛实在睁不开了,而且直耷拉脑袋,我也坚持不去睡觉(那时也没有电视机什么的)。而且我乐不拢嘴地;一会儿往盖帘上摆饺子,一会儿去厨房拉风匣,一会儿颠颠儿地去扒蒜。饺子还没包完呢,我就迫不及待地喊:“妈呀,锅里的水都让我烧开好几遍了。”妈就笑着说:“马上就煮,马上就煮。”你等饺子上了桌,我吃着,吃着,就顺势趴在饭桌上居然地睡着了,那年我才10岁。

    你等到了第二天初一,在这一天里吃的都是大米饭,还能炒上几个小菜什么的。等到了初三和初六期间,还能穿插着吃一些,香甜可口的粘糕和粘豆包什么的(豆包里只能放糖精),这些黏货,在平时也是吃不到的。对了,在初五还能吃上一顿饺子,从初六嗣后,就吃粗粮了。

(五)

   在那个年代,人口少的家庭稍好一些,然而,在人口多的家庭里,吃不好,穿不好,是不言而喻的。我不是诉苦,可谓我在少年时代,没铺过褥子,绵衣绵裤里没穿过线衣线裤。那时的冬天里几乎是天天零下30多度,嘎嘎冷啊。那风刀霜剑的大烟炮真是三天两头的刮。这不说,我那时在四季当中都没有穿过袜子,等到了冬天,只用一块破布把脚一包,鞋底儿里弄点苞米叶子一垫,就这样熬过一个冬天。

   为能穿上一双好鞋,我们兄妹就天天盼望着快点过年:一是盼望我们快点长大上班好挣钱心切;二是盼望过年能换上一双,妈妈做的既美观又暧和的好鞋。说来,母亲为能让我们年年过年能穿上一双好鞋,母亲早早就在夏季里,边操持着家务边打着袼褙,接着就起早贪黑,千针万线地开始纳鞋底了,有时一纳就是半宿半宿的;宛如为我们纳来了温暧,纳来了幸福。在这同时,我们还盼来了每人一件儿棉袄外罩。每每穿上这双新鞋和棉衣外罩,简直让我们高兴得溢于言表。然而,父亲,母亲,让我们在每年过年时都能越发惬意,抑或能吃穿上一些更好的东西,她们二老大半辈子节衣缩食,备受剪熬,苦巴苦业,在吃穿用上没享用着一点儿好的东西,一床被盖了20多年……没享受着一点儿福啊!可渭连电视都没看见过呀!然而,还没等我们兄妹尽孝呢,父母就积劳成疾,先后在几年里过早地作古了。故我永远永远也忘不了,父母亲给我们的那么多的付出和恩典!恩惠!

(六)

   我最后这一盼的就是,在春节和正月期间,能放上点儿小鞭儿这是我迫切地渴望(当时是最便宜的小炮)。在放这个小鞭儿时,我舍不得成联放,只能稀罕巴喳地一个一个的放。因为这样既省钱,又能放得时间长一些。其次我盼过年,就是想听到看到天空中,那流光溢彩,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氛围。其中我最爱看的就是,那天空中不时地映现出色彩斑斓五彩缤纷的各种大小礼花在空中绽放,交相辉映,璀璨闪烁,仿佛天女在撒花一样,着实煞是美丽。那十响一咕咯,噼哩啪啦咕咯——一声,频频响彻云霄,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另一个我盼望最强烈地就是过年时,能看到为扭秧歌打场开路的那个人。当时人们都戏称他“傻柱子“。他把脸一抹得黢黑的(以免别人认出来不好意思)。上身穿一件半截毛朝外的羊皮袄,头上戴一顶狗皮帽子,上边还有一个花冠,身上斜挎着一串铜铃铛,手里还拿一把皮鞭子,在扭秧歌队伍周围来回徜徉穿梭。还不时地屁股一撅,一边跑一边尥蹶子,还一边把鞭子甩得嘎嘎山响(现在已经没有了)。逗得鹤发童颜的老朽老妪们,以及美丽倜傥的大姑娘小伙子们,捧腹大笑乐不思蜀;那清脆的铜铃声,鞭子声,笑声,无时不在人群攒动的上空袅袅缭绕。

   斯时,我还看到了,在秧歌队伍中央,那摆汗船的人,宛如在不时地摆脱着贫困;那高亢嘹亮的唢呐声声,是在频频地呼唤着人们,疾步向前,早日奔向那富裕之路;那锣鼓喧天铿锵地鼓槌,时时地震撼着人们,走出徘徊快速发展生产经济,摆脱桎梏,冲出樊篱,迎来幸福的希冀;那曼妙的老汗推车,恍若那推车里装着企盼渴求和憧憬,正在缓缓推向那美好生活的彼岸,这些场景和心愿,在那个年代皆是我最盼望实现的况味。

除此,我还最爱欣赏的就是,那张灯结彩的大街小巷里乃至家家户户,都张贴上了红彤彤的妙语连珠的春联。那一外外的灯笼杆儿上,都挂上了一盏盏样式各异地红灯笼。远远望去随风袅娜摇曳忽明忽暗婆娑飘舞,一派灯火辉煌的景象,委实美不胜收。至此我想,这一氛围,无不象征着人们的生活在蒸蒸日上,欣欣向荣,五谷丰登,红红火火,日子越发兴旺。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既然严冬业已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好了,吉祥喜庆的氛围忒多了,只能写到这里了。话又说了回来,在那个年代里,对于贫困家庭的孩子来说,要想吃、穿、看、玩,稍好一些的话,那就是只有盼年了。那么现在的孩子们还用盼年吗?!

                               龙江省鸡东县工商局

                                邮  编:158200

                               电  话:13796421591

                               2006年6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